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靳东又惹争议了,这事也证明:5种乱象,正在谍战剧圈里野蛮生长

时间:04-2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71

靳东又惹争议了,这事也证明:5种乱象,正在谍战剧圈里野蛮生长

最近,靳东在谍战剧《无间》中的一段受刑戏,引起了争议。剧中,靳东饰演的特工陆风,被日本特务抓住,用皮带捆到了电椅上。为了让他交出情报,特务先是对他施以电刑,随后还打了两针致幻剂。这时,离谱的事来了。电刑的时候,陆风的身体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只是头部简单晃动了两下,就没有了后续。致幻药物的效果,更是离奇。陆风仅凭借意志,就克服了精神药物的作用,还变得异常清醒,力大无穷。他突然间爆发,徒手挣脱电椅的束缚。还抄起凳子,差点砸碎了面前审问室的玻璃。这类似“美国队长”的神剧情节,看得观众满脑子问号。靳东的陆风,哪里是肉眼凡胎的特工,整个一“超人”。事实上,一部谍战剧中,受刑戏往往作用巨大。受刑过程中的折磨,既给了观众视觉刺激,也反映出了角色强大的信仰意志。特别是电刑戏。拍好了,绝对会是重点加分项。因为电刑不仅会有钻心的疼痛,还会极大影响身体机能,有致残致幻的风险。遭受电刑,大小便失禁都是常事。我们对比看《悬崖之上》的一场电刑戏,就明白了。张译饰演的张宪臣,在片中被双手捆绑于地牢内,浑身被打得血肉模糊。最后敌人无计可施,才使出了电刑。随着电闸推合,张宪臣身子还没怎么动,但嘴角已经带动面部肌肉,大幅抽搐。完全就是那种痉挛的感觉,你甚至能感觉到电流的流动。只看一眼,就能体会到角色,那种完全生理性的痛感。而且为了拍出真实感,张译前期模拟体验,实拍时,又要求增加了微弱电流。看看张译的苦心呈现,再看靳东在《无间》中的样子,真是让人忍不住长叹一口气。这种差距,也折射出了当下谍战剧,在整体品质上的粗糙。实际上,自2015年《伪装者》之后,曾经大火的谍战剧,就开始渐渐走下坡路了。像《无间》这样,剧情中出现离谱情节,常识性错误,逻辑混乱,甚至乱拍一气的谍战剧,不在少数。靳东饰演特工的“超人化”,也不是这类谍战剧的结束。更多创作上的问题,时不时出现,仿佛成了种种顽疾,野蛮生长,令人不吐不快。01过于现代的服化道我们如今看到的大多数谍战剧,都发生在1930年到1950年之间。因为战争原因,这20年间,各方势力缠斗,地下战线暗流涌动,也为谍战故事的产生,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这也就意味着,大多数谍战剧的服化道,应该需要精准呈现民国时期人们的日常穿着和生活状态。任何一点小瑕疵,都能瞬间让观众出戏。优秀的谍战剧,往往在这方面很注重。比如《潜伏》,一出太太们的麻将戏,各位太太从发型到穿着,尽显时代气息。可是,现在的大多数谍战剧,却偏偏在这最基本的服化道上,翻了车。不是服装,过于现代化,就是演员妆容“穿越”;不是道具,过于虚假,就是置景,太过儿戏,让人大跌眼镜。比如,张一山和潘粤明主演的《局中人》里,男性角色,全都是一身现代感十足的精致西装。要知道,民国时期,即便是在上海,西服也并未普及。人手一套笔挺西装,动不动还换一条领带,即便对经费充裕的间谍来说,也是几乎不可能的。或许是为了与精致的西装相配,《局中人》的所有人主要人物,都梳着现代感十足的三七背头。其发型之精致油亮,在太阳下都闪闪发光。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了最近热播的谍战剧《薄冰》中。剧中,彭冠英饰演的军统特工陈浅,不仅梳着炫酷的爱豆发型。额前的几缕刘海,更时刻提醒着,自己是区别于普通人的“特工”身份。除此之外,陈浅还热衷于“便装”。前一秒是西装风衣,后一秒就是皮衣长靴。简直就是行走在民国大街的时尚男模,与旁边的群演,好像不在一个时代。男性人物的服装道具,让人出戏,女性人物就更不敢恭维了。同样在《薄冰》中,陈钰琪饰演的特工,在一个帽子被打掉的慢镜头中,明显看到了离子烫染过的棕色秀发。如果皮哥没说这是部谍战剧,光看这张图,还以为是哪个洗发露的广告呢。再看陈钰琪在家中的装扮。针织毛衣,衬衫格子裙,下面配卡其色的小短靴,整个一小红书穿搭博主。到了后期,女主的穿搭,更是彻底“躺平”,距今80多年,却与现代人,毫无二致。再比如《谍影》中,女主穿着超短裙、蕾丝边高筒靴,在阳台上喝酒的情形,已经看得皮哥头皮发麻。还有在1937年抗战最艰苦的背景下,动不动就JK出街,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。《天衣无缝》中,导演更是给女性角色,安排上了超级现代的磨皮和妆容。大红唇,一字眉,睫毛高高翘起,脸上白到反光……如果说服装和妆容,还能搪塞过去。那有些谍战剧,在道具上的穿帮,就让人有点忍无可忍了。《信仰》中,赵云飞被分配到军统监听科。在他的笔记上,抄写了毛主席著名的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。这首词,是1935年红军二渡赤水时所写。虽然时间线看似重叠,但这首词最早发表的时间,是1957年1月。也就是说,在这之前,除了我党的核心人物,不可能有人能提前知道这首词作的内容。这里,显然是一个极不合理的穿越,也暴露了主创的历史和文学素养。另外,赵丽颖大火的谍战剧《胭脂》中,也有不少类似的穿帮镜头。最为吊诡的是,片中竟然出现了矿泉水瓶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们的谍战剧,全都被这种带有现代精致感的服化道占据,填满。无论什么类型的谍战剧,在服化道方面,导演似乎只为了追求“好看”,而完全忽视那个年代应该具有的真实。这让大多数谍战剧,失去了严谨的特点和符合史实的底气。沦为了塑料感十足的“谍战”笑话。02不合常理的“超能力”谍战剧为什么能让人神经紧绷?就是因为每一个特工,都是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。他们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,更没有以一敌百的武力。他们不仅要处理瞬息万变的局势,更要应对好无法预判的暴露危机。上一秒还在潜伏,下一秒,刀可能就已经架在了脖子上。可现如今,大家对谍战剧中特工的想象,已经无限接近于漫威超级英雄。同样是《蝶影》中,女主先是靠着一双大美腿,击退两个武士刀杀手。随后,军统女特工又开发出了“反重力技能”,跺脚腾空结束战斗。谍战剧又不是武侠剧,这样吊威亚,是想说明什么呢?正当皮哥以为,这已经十分离谱的时候,女主又开发出了躲子弹的技能。顺手还让自己的摩托车,一起反重力腾空。要有这种能力,还搞什么谍战,直接捣毁日军总部不好吗?《密战》中,张翰饰演的特工,也拥有同样的技能。他可以让一辆八嘎车,原地旋转360度,然后在不失去平衡的情况下,举起手枪对敌开枪。不夸张地说,这几乎等同于抗日神剧灵魂附体了。不止如此,张蓝心饰演的日本女军官,也相当离谱。在行驶吉普车上,这种腾空后空翻的动作场景,我们暂且视其为合理。那这五六层楼的高度,说跳就跳,跳下去还毫发无伤,继续拳脚战斗,就真有点反重力反科学了。当然,不是所有的谍战剧,都会将特工的本事“超能力”化。但有些剧情,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仔细一想依旧是不可能的。陈赫和黄轩的谍战剧《瞄准》中,就有这样一个神剧情节。因为看不到狙杀目标,他们需要让子弹折射,经过反弹后,狙杀目标。按照剧中的情节,在两位天才狙击手的精确配合下,成功狙杀了目标。但在实操上,这种狙杀手法,根本不可能实现。且不说子弹无法拐弯,以及子弹在经过碰撞后的动能损失。如果没有精密器械精准测量风速、子弹速度、弹着点、弹射力、折射角、动能损失等因素,完成这个任务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到目前为止,世界战争史上还没有记载子弹经过折射,精准狙杀的先例。而上一次完成这样狙杀操作的,是好莱坞超级英雄片《自杀小队》中,威尔·史密斯扮演的死亡射手……另外,现在的谍战剧中,三人小队团灭一个连的日本兵,一个特工单挑一整个特务组织的剧情,应有尽有。超能力太多,皮哥举例都举不完。这些超能力,让谍战剧完全失去了现实依托。因为主人公可以为所欲为,也就没有了,他们遭遇危险所造成的那种紧张感、肃杀感和悬疑感。谍战神剧化,其实是最伤“谍战”这个类型的。一旦这个乱象不早点止住,那谍战神剧取代抗日神剧的日子,或许就不远了。03逻辑混乱的神剧情谍战剧吸引人的,往往是严谨细致、圆融自洽的逻辑和人物动机。这些才是谍战剧,之所以被称为“谍战剧”的原因。但看现如今的谍战剧,我们才发现,自己的智商不是被摩擦,而是被侮辱了。李乃文的《无名卫士》中,开场就有几个十分混乱的逻辑BUG。要抓捕的特务袁山,是剧中的一号嫌疑人。他明明已经知道,女主李文蕾是公安了,上级还派李文蕾前去接头,这不故意打草惊蛇么?公安部队去山区剿匪,平时精明的土匪们,山上山下,没有任何明哨暗哨。公安部队都走到家门口了,土匪才后知后觉。看到这样的剧情,观众都怀疑,这土匪是怎样发展起来的。再比如,《潜伏在黎明之前》,剧的标题结合了《潜伏》和《黎明之前》两部优秀谍战剧。但其逻辑和人物动机的混乱程度,简直不敢恭维。就拿敌军旅长潜伏我军,这个剧情来说。1947年,解放军早就转入反攻阶段了,蒋介石却让一个主力旅的旅长,率部归顺,执行所谓的“天击计划”。这是皮哥看谍战剧以来,见过的最大笑话。因为整个旅起义,意味着士兵会被全部整编。一个没有士兵,行为又引起我军注意的光杆旅长,能有多大作用?能对战局有多大影响?这个前提行不通,整部剧的逻辑,就已经完全无法自洽了。2017年的《猎豺狼》中,男女特工在大街上以卖糕点为伪装,传递情报。男的假装拿起一块糕点捏碎,称这是碎的自己不要,然后趁机将情报塞进了糕点中。按照常理,女特工应该悄悄收好碎糕点,找到隐蔽的地方再查看。可愚蠢的是,她直接在大街上就拿出情报“观赏了”起来。既然如此,你们为什么不口头传递呢?纸条专递情报的作用又在哪里?《薄冰》中离谱的剧情,更多。军统特务吕布和貂蝉,被抓进了特密组监狱,貂蝉腿被撅折,子弹贯穿腹部,还遭受了严刑拷打。就是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,他仅凭借一个破碗碎片,就割喉狱管,并和吕布一起,如入无人之境,堂而皇之地逃出了监狱。且不说貂蝉这样的身体状况,走不走得动,即便走得动,监狱里没有其他的狱警和哨兵吗?日本人莫大的监狱,只放一个看守,是不是太不合乎逻辑了?这所有的逻辑漏洞,仿佛都是所谓的谍战编剧,对观众智商的无情嘲讽。因为但凡一个人有一点逻辑常识,也能看出这样的事情,在现实中不太可能发生,更别说生死一线的地下战场了。而这种神棍逻辑,也时常让我们怀疑,这些谍战剧存在的意义,究竟是什么?04强行降智的蠢反派当一部谍战剧,无法用正常合理的逻辑解释一些剧情的时候。就只能牺牲反派的智商,来让故事持续推进。这样的情况下,就产生了谍战剧历史上的诸多“名场面”。无论是日本人还是国民党,他们在面对我方特工的时候,似乎智商自动降三个档次,行事也变得极不合理。主角仿佛开了天眼一般,能精准猜中他们的智商盲点。首先依旧是《蝶影》,女主秋雁换了一身日本兵的衣服,意图蒙混过关。小小的脑袋戴着大大的钢盔,皮肤白皙,妆容精致,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女子。当这位日本军官大喊“站住”的时候,皮哥以为,秋雁肯定要暴露了。结果,他只是上去给这个“日本兵”系好了扣子……然后,秋雁都走出二里地了,这位日本军官才突然从头发的味道,判断出这个日本兵,就是秋雁。果然,反派的智商,遇到主角就要强行下线啊。再看《霞光》,佟丽娅饰演的我方特工高大霞,在列车上被国民党特务刺杀。而她的第一反应,是惊声尖叫着拿着酒瓶子,跌跌撞撞冲过去,然后哐啷一声,砸倒了自己的队友。面对这样的“神助攻”,如果大家是反派,第一时间应该庆幸,然后一刀结果了高大霞,完成任务吧。但没想到,刚刚跟男特工打得有来有回的敌方特工,突然就失去了行动能力。追了半天都没追上穿着高跟的高大霞。就在好不容易追上,然后提刀劈刺的时候,一颗子弹要了他的命。反派智商和能力的突然断电,仿佛就是导演安排好的(也确实是)。也对,像这样的谍战剧,如果反派稍微有点行动力,第一集就全剧终了。最后,反派最蠢的,还是最近这部《薄冰》。《薄冰》中,为了帮助陈浅逃出日本监狱,我方潜伏特工给他的伤口上了一种“假死”药。这种药的存在,本身就不符合逻辑。因为任何“假死”状态,只要是“假”,就一定能被判断出来。因为活人不可能长时间没有心跳和呼吸生存。但《薄冰》偏偏不,就这一个“假死”,不仅骗过了守卫,骗过了大反派井田,就连日本军医,也骗过了。更为愚蠢的是,面对军统最强特工,日本人甚至没有“补枪”,也没有验明正身。就把“尸体”草草交给两个不认识的民夫,叮嘱他们上山掩埋,然后完事了。陈浅就是靠这种超自然的假死,逃出生天。在其他剧情上,日本所有的守卫、岗哨和军官,似乎都智商不在线。陈钰琪扮演的特工,也是用“女扮男装”的方式,混进剧院准备截获情报。就这样一个细皮嫩肉,胸部隆起,皮肤白皙,身材瘦弱女子,只是穿了一身民工的衣服,就堂而皇之地骗过了守卫,混了进去。别说智商,就是说日本兵眼瞎,皮哥也信的。这还不算,日本岗哨争执了半天,要搜演员的箱子,而武器就藏在箱子的第二层。可没想到,所谓的搜查,就是打开箱子看了第一层一眼,就放进去了……这个安保程度,连皮哥家小区都不如,是怎样成为保护日军中将的皇家宪兵的?当反派开始犯蠢,或间歇性降智,谍战剧其实也就失去了追下去的必要。因为面对愚蠢的对象,所有的紧张感都会被消解,尤其当反派沦为工具人后,谍战剧的观感将完全损失,变得食之无味。05不伦不类的“三角恋”“四角恋”看一部谍战剧,最反感的就是角色谈恋爱。当然,《潜伏》告诉我们,谍战不是不能谈恋爱。可谈恋爱,也要注意爱情戏的篇幅频率,及人物情感的发展逻辑。现如今,越来越多的谍战剧,开始强行恋爱狗血。甚至完全牺牲了谍战故事的合理性和精神内核,一心只想谈恋爱。《触不可及》中,孙红雷饰演的地下特工傅经年,就是行走的荷尔蒙。故事中,他先是跟自己的拍档徐静蕾不清不楚。随后,又勾搭上了桂纶镁饰演的漂亮妹子。作为一部谍战片,导演花了大量的篇幅,去给桂纶镁的大腿拍特写,可算把偶像剧中的擦边发挥到了极致。跟桂纶镁还没谈完,中间蒋勤勤又来插一杠子。整个故事,谍战没讲多少,却讲了穿越到民国时期刘华强的风流史,简直让人不敢恭维。最后5.6的评分,也是实至名归。再比如,谍战剧《秋蝉》,这部剧中的主要角色,除了男女主还有四个。可就这么6个人,还凑成了两对“三角恋”,剧情正紧张的时候,男女方就要撒一把狗粮,发一把糖。工业糖精的味道,早就把谍战悬疑稀释成了白开水,无尽的恋爱戏,只让人想尽快弃剧。《无间》,靳东简直就是行走的男模,整部剧也从最开始的三角恋,迅速向四角恋发展。靳东饰演的陆风,最早与花向雨不清不楚。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,也喜欢花向雨。后来,特密组的蓝冰,又暗恋着陆风,两人之间玩儿起了暧昧。这样一来,两男爱一女,两女爱一男的四角恋格局,彻底形成,也让整部《无间》彻底坍塌。国剧向来有任何题材,都喜欢谈恋爱的属性,但谍战中的爱情,发展到这么狗血,还是这几年的事。其实,谍战剧被糟蹋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只不过国剧中烂剧太多,古偶仙侠,抗日神剧,家庭伦理,职场商战……导致谍战剧的问题,渐渐被忽视。而最近,因为《无间》和《薄冰》的大火,这些问题和乱象,又再次浮现。自《伪装者》之后,谍战能拍的套路,几乎已经拍尽了。想要推陈出新,皮哥认为,有两个思路。第一,重视编剧,强调逻辑。国剧的创作环境,依旧是导演本位的,也就是说,片场导演说了算。但对谍战来说,编剧的话语权是十分重要的。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,或许对谍战剧来说,是一个新的思路。第二,重视服化道,选最合适的演员。谍战剧的服化道关乎真实感,选角关乎悬疑感。正确的角色,能给谍战一层朦胧神秘的光芒。那些明显没有演技的演员,谍战剧最好不要启用。这些乱象,观众已经多次疾呼,希望那些创作人能够真正看到。总之,这几年,谍战剧里这5种乱象,正野蛮生长,如同5种难治病,也该管管了。虽然谍战剧正在经历着低谷,但并不意味着以后没有高峰。我们有拍好谍战剧的底蕴,那段厚重的历史,是优质谍战剧的天然土壤。作为后来人,让这一切不被浪费甚至亵渎,才应该是我们拍谍战的初衷。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蜉蝣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